今天才突然得知曹征路先生过世,非常惭愧只读过曹先生的《民主课》和中篇小说《那儿》。因为读的实在不多,所以也不好评价什么,就略谈几句罢。曹先生的《民主课》是我目前读过的最好的反思某个时期的小说,他描绘的历史更现实,更多元,不再是刻板的”暴徒-受害者”叙事,而是想要摆脱伤痕,真正的想把那已经被描述的不可名状的大风暴讲清楚。如果真正想要从历史中得到什么反思,首先要搞清楚弄明白,认识到曾经的一些人并不是发了疯或者失了智(比如王的《超凡leader的挫败》中就谈到了这一点),才能找到大风暴发生的根本原因,获得对未来的一些启示。这比《一百个人的十年》这类带有大量主观色彩的故事书要有意义的多。而曹先生的《那儿》(又叫《英特纳雄那儿》)讲的是一个国企工人朱卫国在改制的大浪潮中维护国有资产的故事,这位带领工人抗争的工人领袖最终在时代大浪潮中,迎来了悲剧的结局,以自杀的方式在一堆新打的镰刀斧头旁结束自己的一生。这篇小说最触动我的地方就是小说第一视角”我”的外婆,一个痴呆的老人,唱着”英—特—纳雄—那—儿就一定要实现……”,并对”我”说,”我”的小舅朱卫国到”那儿”去了。”那儿”是”哪儿”?在何方?我们要到何处去?或者说,顽强不屈,坚定信仰的工人阶级(无产阶级)的精神终将带领我们走向”那儿”吗?这些都是引人深思的。当代作家,写书批判社会问题,批判过去的很多,但是站在无产阶级立场,站在社会主义角度去写作的却很少。曹征路先生就是这”很少”的作家中的一员,我也不想评价什么”伟大””崇高”之类的溢美之词,这对于战士是无足轻重的。愿在大家的努力下,人类终将到达”那儿”,也在此对曹先生的过世表示沉痛哀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