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识曹先生是因为底层文学,因为《那儿》。至今,那一曲悲歌仍荡气回肠。新世纪以来的现实主义力作中,《那儿》堪称最强音。它是孤品,没有之一。后来见到曹先生,质朴,诚恳,而且很硬,如其文。后惊闻曹老师离世消息,无法接受,奈何如此之早?或许这世道太过混沌,且越来越不堪,先生愤世,先走一步。愿先生在天之灵安息!谨致深深的敬意,无尽的怀念!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