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别征路——章必功

你是诚实正直的人,不趋炎,不附势,不平则鸣。

你是才华洋溢的人。自学成才,无师自通。授课,是优秀老师。创作,是著名作家。

你是心中装着天下的人。中学时爱唱《满江红》“怒发冲冠凭栏处”,参军时自题肖像“功名只向马上取”,人到中年,你的笔,高唱《那儿》,人到老年,你的心,《重走长征路》,展示的始终是“四面江山来眼底,万家忧乐到心头”的心志与情怀。一位中学同学昨天微信说,曹征路有一双清澈而又忧郁的眼睛。这眼神其实就是你的心神,清澈,察天下;忧郁,忧天下。

你又是一位非常低调的人,唯一宣示的骄傲,是你的一篇文章《儿子,我传世的作品》。现在,孙子正在健康成长,后继有人,足以安心。这也许正是你安稳离去的定心丸。

不过,无论如何,你走的毕竟太快了。今年二月,我开刀出院,你三天两头从景蜜村走到梅林一村,陪我说话,直到六月底,告诉我要去复查身体,不料不到半年竟遭劫难。

这几天,一直在想你,越来越想你。征路兄,你常在我心,一路走好。

——友人章必功 2021-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