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来惭愧,直到曹征路先生去世我才抽出时间去看他的代表作之一《民主课》。虽然就我而言,里面的一些观点略显陈旧了。但是通过里面曲折故事和人物的迷茫,挣扎与思索,我还是能感受一种奔涌的热诚。如果说主流叙事是讲运动外部化,将群众客体化,那么曹征路则是讲运动内部化,将群众主体化。从而将历史颠倒过来。不是某种外部力量扭曲了曾经的秩序,而是我们借助于远方的呼唤主动去破坏秩序。不是某个神像操纵着时代的符号,而是我们自己在创造我们自己,定义我们自己。不是风暴将普通人裹挟,而是每一个人的斗争与运动推动着历史的进程。有的人,在秩序中厌恶某种等级制的沟壑,在混沌中却又祈求秩序的安稳。认为自己可以随意点拨历史中各色人物的行为。这种所谓的“超然”姿态恰恰是将自己与历史隔绝开来,恰恰是忽视了历史情境中每一个人物的抉择与责任。没有人有资格当一个冷峻的旁观者,我们是参与者,创造者,而且终将,也必须成为一个革命者。这也是民主的起点,“置身于事内,舍我其谁”的担当。在这一刻,民众首先成为了自己的主人,也才能成为社会和整个世界的主人。我想,这也是曹先生字里行间的热诚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