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虽然你离开我们这许久,但大家还在传颂你的作品。一个人只有被世间所遗忘才是真正的逝去,从这个意义上您将永存不朽。因为你选择用自己创作的文学作品和文学形象去穿越时间、跨越生命的周期,我越来越明白了你的超然,我因你感到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