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文学精神的不懈追寻——深圳大学人文学院

——记著名作家、深圳大学人文学院曹征路教授

什么叫作文学精神呢?简单说就是真善美的统一。所谓求真,那就是说,我们对真相、对真理那种究天究地的不断的追问,这种追寻意味着是对谎言、对遮蔽的一种反抗。求善,它是对人类的合理的生存方式、一种和谐生活状态的不断追寻,但同时它也就意味着我们对丑恶、对压迫的一种反抗。求美,是对人类美好情感,或者是对人类生存终极意义的一种形式的展开,对倒错、对混乱进行反拨。这是深圳大学人文学院退休教授、作家曹征路先生在上海大学举办的文学周活动中的演讲里的一段话。这段话,对“何谓文学精神”这个问题给出了最精辟和最深刻的回答。同时,纵观曹征路先生的写作生涯,可以说,他正是在用自己的文学实践展开对这样的文学精神的不懈追求。

求真——用写作去实践文学的力量

曹征路生于上海,1971年发表第一篇小说《开端》,1988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1993年进入深圳大学中文系任教,担任着中文系的基础课程,同时进行小说创作。曹征路既是一位丰产作家,也是当代文学史上颇具有影响力的作家,著有短篇小说集《开端》《山鬼》,中篇小说集《只要你还在走》《曹征路中篇小说精选》《那儿》,长篇小说《反贪指南》《非典型黑马》,理论专著《新时期小说艺术流变》,电视剧剧本《坠落的树叶》《组织部又来了年轻人》,电影文学剧本《风儿轻轻吹》《我心也浪漫》及十余部电视片。其作品多次收入当年的中国各类年度最佳小说选本,多次获省级文学奖、刊物奖,并引发了文学界和高校为曹征路开作品讨论会的“曹征路现象”。

能创作出优秀作品的作家在古今中外的历史上比比皆是,然而一位能持之以恒地创作出优秀作品的作家,靠的不仅仅是才力,更有信仰。这是对于文学和文字的力量的信仰,更是对于真理、真相的不懈追寻。这种追寻让他的作品充满了对于现实生活的关照,对于底层命运的关注,以及对于时代的深刻把握。曹征路先生曾说,小说失去了与时代对话的渴望,失去了把握社会历史的能力,失去了道德担当的勇气,失去了应有的精神含量,失去了对这种关注作家审美展开的耐心,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因此他要充当时代的一名记录员,记录下此时代不同人群的挣扎与痛苦、悲情与喜悦,用作品来为将来的人们留下一份此时代的真实化石。正是这种“求真”的精神让他始终充满了一种创作的责任感,让他去如此贴近现实生活,观察并记录我们生活的时代,“为当代修史”。但同时,他又不仅仅是一位置身事外的旁观的“记录员”,他洞察这个时代,感受着时代中普通人物的精神世界,但同时自己也与笔下的人物同歌同哭,与现实共鸣共振。从这个意义来说,他用文学创作来求真的背后,实则是他的置身事内的悲悯情怀。

求善——以小说来追寻正义与和谐

文学具有深刻的社会功利性,它显现为审美地掌握世界这一深层目的,它再现社会生活,同时干预社会生活。作为时代的清醒记录者,曹征路先生对社会问题、现实问题都有自己深入的洞察、剖析与批判。他描写大学校园教育题材,如中篇小说《大学诗》《南方麻雀》,记录国有企业改制职工下岗,如《那儿》,反映农村农民负担加重,如《好官生涯》,还有反腐题材的《贪污指南》,表现现代都市生活的《今夜流行疲惫美》《有个圈套叫成功》等,无不捕捉最新鲜也最迫近当下社会生活的题材,把握并展露社会症结,从而给人以深刻的启迪和警示,展示出小说表达人类心底对合理生存方式、和谐生活状态的不断追寻的力量。

有人说曹征路先生的写作是底层叙事,是为底层代言。但曹征路说,所谓底层叙事,就是我们大家的叙事。如果仅仅把底层写作当作一种苦难题材,一种关怀姿态,我认为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它是我们大家为了寻求文学精神,寻求真善美统一的一种叙事,它不存在谁为谁代言的问题,因为它就是我们自己的叙事。我想这就是融入骨子里的平民精神吧,不把自己当作某一个阶层的权威代言人,而就是其中的一分子,这样的写作和表达才是一位良知作家应有的姿态。

求美——以技巧来张扬文学之美

一位作家必定是擅长讲故事的。曹征路先生讲故事的能力首先体现在其驾驭语言文字的艺术,其小说充满了个性化的语言修辞艺术。正如研究者所言,他的文风总体上和他的现实主义风格相吻合,朴实、平和,但充满个性,不易被模仿。在表现人物心理状态或个性特征的时候,曹征路先生往往运用熨帖新颖的比喻,来调动读者的想象。在小说《那儿》中,主人公一直强调“小舅”是个木讷少言的人,可当描写到他过去的劳动场景时,小说这样写到:“(小舅)身上布满了三角形的小块肌肉,榔头在火光中舞动的时候,那些肌肉全都会说话,好像全都欢快聒噪起来,像一只只跳舞的小老鼠浑身乱窜。”这样的比喻不仅扩大了读者的审美享受,让读者看到“小舅”生活中充满活力的一面,更揭示出生活的真理:每个人都是立体的、多面的,一个人在这个领域内可能不擅长不出彩,但却可以在另外一些领域活得有声有色、活力四射。

除语言充满个性化风格之外,曹征路先生在小说中也善于运用第一人称、第二人称、第三人称等多样的视角,让小说更加充分地展开,以更加生动地触动读者。他对于反讽的运用,有点似鲁迅,总是能够将一些看似严肃的场面进行解构,从而让嬉笑怒骂都达到批判假丑恶的效果。

曹征路先生以现实主义的创作方法、精湛的叙事技巧、高超的语言能力,开辟出一条将现代主义思想和方法巧妙融入现实主义的创作道路,在小说中揭示出我们时代的某些重要本质的同时也张扬文学之真之善之美,从而也从实际上影响了中国当代文学的走向和格局。

日本作家柄谷行人在《日本现代文学的起源》中说:“文学似乎已经失去了昔日那种特权地位。不过,我们也不必为此而担忧,我觉得正是在这样的时刻,文学的存在根据将受到质疑,同时文学也会展示出其固有的力量。”我想,曹征路先生的创作,正是以其不懈的创作,来向大众展示文学固有的力量,也展示出一位作家对社会的强烈责任心和对于文学精神的不懈追寻。

2021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