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阅读曹征路先生的文字之前,我近乎遗忘了这个快速旋转的新世界背后落寞的工农家园。因此,曹先生的作品于我首先是一种对抗遗忘的“回忆”,这不只是找寻诸如“小舅”、“红梅”和“毛妹”们的个体血泪故事,更是重温并不遥远过去所激荡的人民丰厚情感。在一个成功学和帝王术弥漫的小时代里,有幸借助曹先生的笔力与眼力,我已经自觉将视线重新拉回到苍茫的大地上,再次试图理解和追问工农阶级与国家命运的迫切问题。如今曹先生的作品成为新世纪以来“底层文学”的代表,问题是究竟谁把谁推向了“底层”?所以我更愿说曹先生是甘愿俯下身子的“孺子牛”——而“给人民作牛马的,人民永远记住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