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老师,您在那边还好吗?我是您的一个小读者,自《那儿》开始慢慢把您的书都找来看,在您的文字中慢慢尝试逃脱知识分子成功的圈套。您的去世对我来说是那么突然,我曾经很多次想象过和您相见的场景。在我毕业后的最初时光里,您的书籍滋润着我荒芜的精神世界。我想跟您道一声谢谢,感谢您给我的慰藉,给我的思考,给我再次相信的勇气。直到现在,我心里还是有着诸多困惑,还会时时重温您的书籍,想象和您一起讨论。我希望您在那边一切都好,与那边的亲人、朋友、同志和战友们相聚重逢。惟愿更多的迷途者能从您的文字中找到希望,寻得出路,走向那儿。请保佑我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