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征路是我的学长和同事(在铜陵干校与他和夫人是同事),很喜欢回忆和他曾经的工作交集,很喜欢阅读他的一些作品,很惋痛惜他这么早就走了,愿他在那边一切安好。